<< 回列表 社会 老板们请注意,最好的抢人机会到了!

随着寒冬降临以及O2O和P2P等创业热潮退去,曾经虚火的程序员薪金也在向理性回归。

 

2015年12月的某天,在一个创始人微信群里,有位女性创业者向众人推荐她的朋友——百度一位T8级资深工程师。这位工程师希望获得的岗位是A到B轮公司的CTO(首席技术官),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和相应股权,薪水10万美金以上。

 

消息一丢,二三十人的群顿时炸开了锅。一大批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开始群起攻之:你要这么高的股权,要联合创始人的身份,这时候还要10万美元的年薪,你是怎么想的?

 

女创业者极力进行辩护,她的观点明确:你要从他的立场上来看问题,他已经下了很大的决心,愿意接受一半的薪水,不应该受到过多指责。

 

最后,双方争执不下,女创业者选择了退群。

 

创业者和求职者,处于人才供需的两端,现在却出现了矛盾。一边是求职者不断攀升的薪资需求,一边是创业者对高薪和更多股权要求的理性。程序员作为互联网创业最抢手的群体,这种冲突表现得尤为激烈。

双创火热时,那些程序员最抢手的日子

在“资本寒冬”论传开之前,随着创业形势的火热,程序员们一度经历了薪酬坐火箭般的提升。即便如此,技术类人员在招聘时仍然供不应求。

 

刘俊(化名)是乘风而起的那拨人之一。他很早就加入了北京一家本地生活服务的创业公司,进行数据平台的建设,负责商品推介和BI系统。2013年,由于行业发生了整合,他转入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20万年薪直接飙升到60万。

 

Boss直聘创始人赵鹏从事招聘行业十余年,2015年上半年的情形给他的印象尤为深刻。那时,两年经验的安卓工程师随随便便就能给自己开出30K的月薪,这在他看来并不是一个合理的数字。根据他的统计,全国程序员正常水准平均只有13K左右。

 

 

王卫(化名)也清楚记得,2015年的上半年,公司技术部门来了一帮人,“当时各家公司都杀红了眼一样,只要是会一些代码的人都招进来。”

 

这一波风潮,甚至也影响了大型互联网公司的高级工程师们,他们的心态在悄然发生转变。

 

樊庆斌(化名)在腾讯待了5年时间,做到了T3.3级别。2013年,当风口转向手游时,樊庆斌发现,“一些看起来很一般的项目都拿到了投资”,一方面感受到自身的职业瓶颈,另一方面看着外面如此热闹,他毫不犹豫地带着一众腾讯的弟兄投身创业。如此豪华的团队,很快让他们获得了几百万元天使投资。

 

过了一年多时间,钱都还没花完,樊庆斌的项目宣告失败。他一直在反思,认为自己“不会花钱”、“走得太慢”,没有在前期搭建壁垒,最终BAT进入这个领域后,扫平了一切没有屏障的项目。樊庆斌把剩下的钱退给了投资人,去了一家传统的建筑工程企业。

 

很幸运,他又赶上了一个风口。随着“互联网+”的兴起,这家做建筑工程的传统企业单独成立了互联网部门,出手阔绰,给出的薪资待遇远高于腾讯。他带着之前的技术团队加入后,当时公司的互联网部门已经超过60人。

 

为了留住这些人才,大公司们也想出了各种办法。2014年7月,腾讯控股发公告称,将发行约1952万股新股,用于员工奖励,以当时股价计算,总价值约合人民币19亿元。而派发股份的范围也从中高层向基层管理者扩展。同年底,百度也拿出了史上最大额度的奖金,奖励业绩突出的员工,年终奖相当于50个月工资。这些都被认为是创业热潮之下,互联网大厂们留住人才的举措之一。程序员们的薪资待遇,更是令外界欣羡不已,对外报出的薪资要求也愈加水涨船高。

悄悄地,风向变了

时间到了2015年下半年,风向开始变了。

 

刘俊在敲了七年代码,遇上两个风口之后,突然跌入了谷底。P2P行业开始洗牌,公司的第二轮融资遥遥无期。刘俊因为是公司最贵的员工之一,被老板辞退。他知道公司遇到了困难,也没有要求赔偿。

 

建筑工程企业的互联网项目终究没能做起来,樊庆斌在整个部门被裁撤之前,选择了带领团队再次出走,尽管这意味着他将损失一笔补偿金。

 

这种风向的改变,作为招聘网站的创始人,赵鹏感受深刻。他在和创业者的线下交流中发现,他们的话题除了亘古不变的融资,已经开始从此前的“地推”和“招聘”转变为“过冬”和“生存”。

 

冬天开始有了它该有的模样:部分初创公司倒闭,大公司裁员,原有的平衡被打破,其中就包括e租宝出事被查,E洗车悄然关闭,e代驾裁员30%。这也让在这些公司的程序员们重新回归求职市场,开始了新的流动。赵鹏回忆,2015年6月份之前,市场还一片欣欣向荣,11月份以来,形势发生转变,程序员成建制求收编的事情多次发生。

 

“大家都感受到了这点:从招人的角度来讲,没那么难了。”赵鹏近期接触了大量创业公司的老板们,他对这种变化有着直观的感受。

 

陈卫力是其中的受益者。他马上要启动一个互联网租车项目,他惊喜地发现,技术人员的招聘异常顺利。他花了一个月时间,直接招纳了一个10人的技术团队。这个团队之前在做互联网约车项目,随着资本寒冬到来,项目被迫转型,技术团队也各奔东西。后来他们在原团队负责人的召集下,又重新聚到一起,最终被陈卫力招入麾下。“团队很牛,开价也不是很高。”

 

拜寒冬所赐,李树海(化名)也在去年“基本上实现了招聘计划”,他是一家互联网医疗公司的技术负责人。在一二季度的招聘旺季,大家抢得厉害,公司没有招到足够的人,到了下半年,招聘窗口关闭,整个第三季度的招聘都是一些零散人员和校招。转机出现在了年尾。正是在这段时期,创投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公司合并案例陆续发生,创业公司倒闭消息不断传出。从这些公司流出的程序员开始填充着原本紧缺的市场,人才市场在进行一轮流动。李树海最终从原e租宝的技术团队中寻觅到了所需要的人才。

程序员要降薪了吗?

冬天来了,程序员们还“值钱”不?实际上,职业“寒冬”论调在程序员圈子里并不流行。在i 黑马采访过程中,尽管程序员们大多不善言辞,但有一点异常统一:对于他们自己的职业经历而言,没有太多“寒冬”的感觉。

 

尽管很多人重新进入了求职市场,他们对未来依然保持着更高薪资的期望。i 黑马对十几位程序员进行了小范围调查,发现在北京具有2年工作经验的程序员的实际薪资,大体在11K到18K之间,差距不算太大。而他们对下一份工作薪资的期待,普遍还是希望能增加30%以上。

 

“薪酬降低?有人来吗?想啥呢?”谭斌(化名)对于这样的论调有些不屑。他在百度工作了两年,目前已经达到了月薪16K的水平。

 

刘俊从互联网金融公司出来之后,一直以60万年薪的标准寻找下一份工作,“我不能跳了一回槽还变便宜了吧,那不是越混越差了嘛,履历就不好写啊。”

 

这种环境转变驱动下的人员流动,开始影响创业者和求职者之间的心态。双方也开始博弈,一方希望压低价格获得高性价比的程序员,另一方依然希望拿到高薪。

 

“同样一盆水,有人伸进手去觉得冷,有人觉得热,每个人体会不一样。”赵鹏很理解双方在寒冬之下的不同表现。不过他始终对程序员怀有好感,“甭管什么天气,都得把钱给够,不同的天气有不同的讲究。”

 

这一点上,速航同城CEO贺亮应该庆幸选择在山西创业,他的人工成本相对较低,程序员的薪资都在4K-8K之间。要知道,在一线城市,他付出的将是2到3倍的代价。

 

而且,尽管有不少人重新开始求职,也并不意味着程序员就“过剩”了。智联招聘CEO郭盛透露,程序员的供给在中国相当不足,但是需求却相当强劲。2015年的人才供给大概只有20%的同比增幅,用人单位的需求量增长却达到了70%。这需求不仅来自于互联网创业公司,还有很多向互联网或IT转型的传统企业。

 

“这个风口没了,风就吹向下一个风口。但市场对人才需求的总量没有变化。”樊庆斌的说法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的观点。

 

程序员群体在寒冬中的表现不是工作难寻,而是不合理的薪资泡沫逐渐被挤出。从10月份开始找工作,刘俊的心理期望值又重新降回到之前的20万年薪。“价格不能这么喊了,认了。”已经年过而立的刘俊在努力地适应环境的变化,他打算春节以后再看看,因为“那时候机会比较多”。

 

根据Boss 直聘提供的数据,互联网人才整体薪酬期望从去年7月起开始回落,从高热逐步回归理性;到2015年11月时,仅有10.3%的人期望月薪在2万元以上。而在6月时,这一数字是26.9%。

寒冬正是“抢人”时

程序员并没有太多贬值,但对创业公司们来说,现在却是个招聘的好时机。“招人仍然是贵。不过以前贵也招不到,现在好歹招到了。”这是李树海的感受。他之前也尝试过挖e租宝的人,但那时这些人都是“天价”,开出的薪水比市场同类人员高出20-30%。现在,尽管公司给他们开出的薪水依然比市场平均价格高,但比之前已经是低了。

 

“发展仍然强劲的创业公司,对技术人才的需求量仍然极大,很难满足。尤其是对高级人才来说,他们薪水并没有降,仍然很抢手。” 李树海说。

 

“资本市场很好的时候以抢钱为主,资本市场不好的时候以抢人为主。”赵鹏对公司创始人们给出了自己的忠告:双抢。

 

现在正是抢人的时机。当P2P和O2O等的跑路、倒闭潮涌来时,程序员们开始纷纷寻找下一个风口。形势的变化正在推动技术人才的新一波流动。

 

在赵鹏看来,这场由创业和资本风向改变带来的人员洗牌,最终还将以各公司间的人才拼抢告终,只是公司付出的价格将更加合理,至少能用同样的价钱招到性价比更高的程序员。

 

抢人的队伍里也不乏巨头们。2015年3月,雅虎宣布关闭北京研发中心,包括BAT、今日头条、京东在内引发了激烈的抢人大战,纷纷蹲守在楼下,开出了诱人薪酬,年薪普遍都在50万元以上。

 

“虽然说现在BAT停止了社招,但你看哪个部门老大不都在找人?高级人才永远抢手。有人出就有人进,做事最终还是要靠人。”赵鹏说。

 

但是,抢人的条件和方向发生了转变。

 

以前“挖到篮子里就是菜”的时期过去了,水平稍欠的人,不再是被“抢”的对象。正如李树海所在的公司选择在第四季度仍然开始高薪挖人。前期由于实在缺乏人手找来的级别较低的人员,对于公司的发展需要而言,其实并不合格。再比如樊庆斌,就不愿去招那些“半路出家”,从培训机构出来的程序员。在他看来,这批人存在技术天花板,初期发展还可以,很难有大的提升。

 

而对从BAT跳槽出来的“天价”程序员,也有很多人心怀顾虑,比如李树海。聘请这部分在名企工作过的人,需要花费比较大的代价,这些人通常期望值高,但性价比却不一定相对应,“水的人也很多”。

 

经历了一轮洗礼之后,各方都更加清楚地认识自己的处境和价值。

 

刘俊将薪资的心理价位降回到以前的20万年薪,准备春节后再去寻找机会。而程序员王卫则在学习后端程序开发,因为他发现微信火热之后,很多项目已经没有了客户端。

 

创业公司的老板们也纷纷出手。樊庆斌带着技术团队这次进入了一家准备上市的公司,继续开工。贺亮正筹备在北京做一个广告传媒项目,他开出了转让30%股份的条件努力去争取技术大牛加盟。

 

人才在风口间的迁移和流动,淘汰掉了不合格的跟风或落伍的求职者,也给创业公司们提供了最好的获得人才的机会。还说啥,HR们,进击吧!

本文作者周路平,i黑马原创。

本主题帖发布于 2016-02-08 19:03:37,共有520 次浏览, 回复: 59 条。
Eternal拾忆
开始上班了
牛奶﹠巧克力
招聘真心不容易啊
迷失的眼泪
招聘真的不容易啊
不要笑我
都在换工作了
咸蛋超人
就业难,招工也难啊
时光倒流
现在是跳槽高峰期啊
请叫我雷锋
牛人太少了啊
37度的爱
人才都到哪里去了呢
此刻的心·不眠
现在的应届生太不靠谱了
这城市~那么空
永远都是缺人才
终究是场空わ
现在的人都太不靠谱了
路飞
现在找工作也不好找啊
东西南北中
关键还是做人
低調的濫情丶
为什么还是有这么多的不靠谱的人呢
女神!女神?
人才还是太少了
假如爱有来生
但是为什么还是有这么多不靠谱的人呢
╮不如不见
技术人员一直都缺啊
小精灵。。。
现在的社会不缺人,缺人才
叶子
有人出就有人进,做事最终还是要靠人
、意相随
找到合适的人不容易啊
人生不相信眼泪
回归理性
一卋綪缘╮
都想干离家,钱多,又不累的工作
你的微笑
靠谱的人都在哪里呢
花开的季节
还是有那么多不靠谱的人
世界未末日
靠谱的人去哪儿找啊
相差太远
程序员一直都是稀缺人才啊
只若初见
牛人还是少啊
浅末年华。
风向变了
陌生的街
人才啊
夜的钢琴曲
还是要明智一点啊
小舢板
牛人还是太少了
灰色头像
多渠道展开啊
叹息,伤!
高手得出高价啊
青春撕扯著流年
高手难求啊
天放晴
还是需要好好学习
share one
缺的还是靠谱的人
小新丢了蜡笔
缺牛人啊
一念之间
牛人还得高薪啊
莫装~
适者生存
永远的7号
老板们也不容易啊
︵非绅士
供需不平衡啊
memory
道不同不相为谋啊
一心一意
人都需要经常反思自己
慢慢懂
求大神
心碎谁懂
不靠谱的人还是太多啊
小丑
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不靠谱的人呢
含羞草
人还得慢慢的学习啊
你是阳光
自己还要多学东西啊
秋天的落叶
不靠谱的太多了
莫西123
找点靠谱的人啊
蓦年°
还是有那么多不靠谱的啊
悲伤逆流成河
确实啊
念一份执着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牛奶﹠巧克力
人才难觅啊
牛奶﹠巧克力
人才还是少啊
一道光
不靠谱的人太多了
此刻的心·不眠
又一批毕业生,毕业就失业啊
卖火柴的小女孩
毕业就失业啊
小精灵。。。
找工作好找,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不好找啊
亲, 评论需要登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