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列表 社会 当一个公众号都能估值1亿元......

2015年,资本寒冬逆势而上,众多新媒体获得融资,内容创业也成为一个热词。一边是新媒体红利期过去,一边是资本热捧,这个行业正在同时经历着洗牌和崛起,进入急速整合阶段。

 

从草莽到融资,新媒体开始了商业模式的探索。广告软文,只能小富即安,于是,线下活动、整合营销、社区电商各种新模式涌现,试图突围。

 

2016年,内容创业,真的要成下一个风口吗?

 

资本风口

 

2015年,是新媒体投资元年。

 

资本市场开始关注内容创业,频繁涌出融资消息。从大象公社到一条视频,再到估值已13亿的罗辑思维,都是新媒体中的佼佼者。

 

 

很多投资机构甚至设立专项基金,只投“新媒体”。

 

财经作家吴晓波,联合经纬中国合伙人曹国熊等人,成立了“狮享家新媒体基金”,已完成对多个微信公号的投资;张泉灵从央视离职后,成为紫牛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侧重内容产业投资;范卫锋创立的高樟资本,定位为“专业的新媒体基金”,3个亿只投资新媒体。

 

仔细分析吴晓波的自媒体矩阵不难发现,他投资的微信公号,有其规律:

 

目标人群为白领、中产以上,价值观和人群定位与“吴晓波频道”类似;都是垂直门类的前两名;商业模式清晰,并且已实现盈利,可以自己养活自己,融资只是为了进一步发展。

 

新年伊始,另一个重磅消息是,橘子娱乐获得1500万美元(1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成为内容创业者的再一强心剂。

 

可见,获得融资的新媒体,多为垂直、个性鲜明、盈利模式较清晰的账号或平台。

 

继O2O、社交产品之后,内容创业成为资本的新宠儿,是风口?还是泡沫?

 

新媒体玩家

 

这两年新媒体崛起,已是共识,移动互联网发展,打破传统媒体链条,进入“人人皆可媒体”的新媒体时代。

 

新媒体的大军中,大部分为传统媒体出身。

 

面对传统媒体不可逆的颓势,部分大胆而果断的媒体人出走,目前比较常见的出路无非两种。

 

他们去企业当PR,拿着比以前优渥的年薪,放弃文字与自由散漫的生活。但据说大部分干得并不开心,文人骚客的清高,习惯单兵作战的松散,面对规矩和团队,常常格格不入。

 

另外一部分,加入了新媒体,或者,自建了一个新媒体。

 

回头来看,这部分媒体人,还是坚持着“以内容为生”,干着自己擅长的事儿,在经过两三年的经验沉淀和互联网改造后,他们渐渐“媳妇熬成了婆”。

 

“酒业家”是一个专注于酒行业的垂直媒体,其创始人林向,曾是第一财经日报的记者,跑酒业口。2013年5月,他个人注册了一个微信公众号,每日更新。

 

随着流量的日益增长,收益也陆续而来。在2014年,林向已与两三家酒企签订了合作协议,收益已足够养一个小团队。5月,林向就决计出来单干,并招了几个人和他共同运营微信公众号。

 

目前粉丝20万,是酒行业的重度垂直账号,获得吴晓波千万融资。“我与吴晓波谈融资的时候,不到半个小时就敲定了”,林向说。

 

媒体人的出走,是宿命,也是机会。已拿上亿元融资的橘子娱乐,其创始人唐宜青原本是时尚芭莎娱乐负责人,2012年5月,她飞往戛纳电影节,拍摄撰写了一期李冰冰的封面,回来她就递交了辞呈。

 

“明星助理在微博上发的一张照片,比我辛苦飞戛纳做的封面,关注度还高”,除了失落,唐宜青预感到,社交产品的兴起,将本质上打碎原有的传播链条。那时候还没有“新媒体”这个概念,但她知道,传统媒体颓势已定。

 

决绝出走后,她终于在2014年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她的野心很大,不只想建立一个新媒体账号,她要做一个媒体平台。于是,橘子娱乐诞生。

 

橘子娱乐虽是一款娱乐八卦类软件,唐宜青却试图用娱乐新闻撬动时尚、生活、影视、美妆等多个领域。

 

新媒体的“玩家”大概分为两类,除了像酒业家和橘子娱乐一样,媒体人出身者之外,则是一群红利期的“风口猪”。

 

P2P观察,大概是P2P行业垂直媒体中,粉丝数最多的微信公众号。创始人刘侠风,原是《深圳女报》的一位记者,后去一家P2P公司做媒体总监。2013年年底,他尝试做了“P2P观察”微信公众号,主要以发布P2P行业的咨询为主。

 

很快广告和软文收益就找上了门,刘侠风觉得这是门好生意,就招聘了一位90后的年轻人运营微信。

 

经过1年多的运营,账号月平均产生20多万的利润。2015年3月,刘侠风终于成立了一家名为“小铜人”的公司,开始公司化运作。

 

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以发布资讯为主的媒体平台很多,P2P的咨询并没有占太多优势。

 

“我们的咨询虽没有独一性,但我们占了先机”,P2P观察的联合创始人王梁说,现在账号粉丝30多万,这就是“先机壁垒”。

 

商业模式

 

传统媒体的变现,除了广告、软文,一直没有更好的途径。部分业内人士,对新媒体的变现问题,也并不乐观,认为媒体属性逃不出这个套路。

 

其实,大部分新媒体都跌入这个漩涡中,仅活得“小富即安”。但拿到融资的新媒体,却有很多新的尝试。

 

除了广告软文外,就是集结社区,举办线下活动。比如酒业家,每年还会举办两场论坛。林向很精明,每年春秋两季,糖业和酒类行业,会有两次大型全国性商品交易会,名为“糖酒会”。届时酒行业的厂商、经销商、甚至消费者都会齐聚一个城市,他就接着流量举办垂直论坛,酒商赞助,“目前是营收中非常重要的部分”。

 

除此外,形成媒体矩阵,进行整合营销,也是不错的玩法。

 

目前,P2P观察成立小铜人公司以后,收购了十几个自媒体财经账号,包括摘选文章为主的“金融家”(40万粉)、原创自媒体“越女读财”(10万粉)等。

 

公司号称拥有百万级金融粉丝,开始与互联网金融公司合作,承办发布会、打包传播方案等。如最近的“2016胡润新金融百强榜”,在深圳的发布会,就是小铜人公司承办。

 

“以前广告收入占主要部分,现在20%都不到”,王梁说。

 

看起来,P2P观察似乎没脱离媒体公关的属性,但王梁觉得移动互联网的媒体,变现途径很多,是传统媒体无法比拟。

 

比如,用户可以通过回复P2P平台的名字,查看平台的综合评分,“如果直接加上产品的链接导流,可不可以?”因为新媒体的功能性增强,很多地方都可能成为流量入口。

 

罗辑思维的社群电商,也算一个途径。卖卖会员,卖卖书和月饼,依靠粉丝的力量养活自己。

 

唐宜青的橘子娱乐,目前还没有盈利。她对未来商业模式的规划,也是电商思路,“其实我们的每篇文章,都是在指导消费,变现较容易”。

 

几天前,创业黑马集团董事长牛文文发表演讲,说做自媒体不能光靠写,要将内容产品化。

 

牛文文眼中,不是持续写一个专栏,就叫产品化。产品是摆脱创造者之后,可以自己去获取用户,形成商业模式的。

 

因此,内容产品化需要回答几个问题:

 

首先,你的新媒体,是不是完全依赖于你。

 

其次,你写的领域里有没有商业价值。

 

最后,你写的文章是不是能跟一种收费模式连起来。

 

牛文文称,如果能回答上来着三个问题,就可以去谈融资了。

 

洗牌与崛起

 

微信公众账号,2015年就突破千万个,每天还在以1.5万急速增长,红利期已过,获取粉丝越来越难,很多论调都说“微信公众号的秋天”来了。

 

人们最开始从微博涌向朋友圈,是因为微博被广告淹没,同样地命运似乎也在啃噬朋友圈,微信群里常有人扔条广告,包个红包,一帮人就会为了几毛钱,甚至几分钱,转发广告,廉价“出售”自己的朋友圈。

 

社交网络似乎最终难逃垃圾信息、广告营销、无聊内容的深渊,就像微博三年后热度骤降一样,微信公众号也遭遇了“三年之痒”——文章打开率越来越低,粉丝不增加也算了,阅读量还在不断减少。

 

但也不断有黑马杀出。吴晓波的自媒体从2014年5月开始做,粉丝已突破百万;5个月前,刚注册自媒体的咪蒙,凭借百篇十万加的文章,粉丝亦过百万。

 

这是一个标准的“洗牌期”,结束了“风口猪”的幸运,开始优胜劣汰,好的更好,坏的淘汰。

 

移动互联网时代,碎片化时间为主,因此最开始受欢迎的都是短小精悍、个性鲜明的快餐式内容。

 

但吴晓波认为,未来深度内容将回归。通过一年多的运营,吴晓波发现,粉丝增长与优质内容强关联,一篇点击量过百万的“爆款”文章,一天就能带来1万到2万多的粉丝。

 

“无冕财经”就是这样一家逆流而上的新媒体,成立者王玉德,曾担任《21世纪经济报道》编委、《金融观察》杂志主编,是传统媒体经验丰富的老兵。

 

2015年3月,他创立基于公众微信号的财经新媒体,专注转型、投资、创业的案例分析。去年年底,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王玉德曾带过上百个财经记者,他在老下属中找到十几个记者,成为“无冕财经”的特约记者,定期给他供深度原创稿件。王玉德按照千字一千的价格给他们结算稿费。

 

“我现在就像传统媒体编辑部主任一样,给记者派选题、编稿子、改稿子、发布。唯一不一样的,是发布渠道变了”,深度原创,就是王玉德坚持的核心竞争力。

 

王玉德把2012年到2015年自媒体发展的阶段,称为自媒体1.0。模式就是短帖子加评论,或者仅仅是一个搬运工,概况起来就是“段子手加口水帖”。

 

“很多观点、评论,其实是一些传统的财经媒体人,不做一线采访的情况下,结合自己对行业的理解,写出来的,是浅而轻的模式”,王玉德说,当自媒体饱和后,质量高会胜出,质量低的淘汰。

 

他预判,未来会呈现两个趋势,第一是产业升级,自媒体质量提高,由浅模式升级为重模式。第二是,兼并整合,会出现自媒体集团,类似吴晓波频道和旗下各大账号。

 

万变不离其宗,在王玉德眼中,互联网只是一个手段,借此把印刷厂和成本高的发行渠道淘汰掉。所以,载体变了,内容却永生,生产优质内容的媒体人,依然有价值。

 

说到底,媒体的本质还是内容,占领了内容高地,还能本质上形成壁垒,所有的商业模式,都是依附内容而存在。

 

2016年,林向准备用一千万的融资,重点布局内容,形成“内容壁垒”;唐宜青将一如既往投入内容和技术中,“内容是大树之根本,我们绝对不会断了根源”。

 

P2P观察的王梁,也看到了“内容为王,深度回归”的趋势,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去寻找有原创深度能力的人。无奈地是,这样的人,大部分还在传统媒体中,小部分出走企业公关,居然无处可寻。

 

“新媒体还有半年,甚至只有三四个月的最后红利期,因为现在愿意出来生产深度内容的人太少,平台对深度渴求度很高。一年之后,传统媒体人会大量涌出,但那时却不再值钱了,”王梁曾尝试说服一些媒体人,但他们似乎对传统媒体还抱着一丝幻想,对新媒体抱着诸多怀疑。

 

几日前,橘子娱乐的唐宜青收到了一份简历,是以前业内的一位老前辈,对方说:“我也不要脸了,来求个职。”

 

唐宜青看到,传统媒体的城墙已满是裂缝,岌岌可危,媒体人被逼出围城的那一刻,不再久远。

 

本文作者王奕,i黑马原创。

本主题帖发布于 2016-01-23 11:17:28,共有667 次浏览, 回复: 72 条。
小苹果儿
自媒体时代
半城烟沙
人们都已经审美疲劳了
逃脱~~
这么值钱啊
↗为伱守鍭
自媒体时代
像影子的人
关注了好多公众号几乎都没怎么看过
Cute° 寂寥
现在找工作也不容易啊
Eternal拾忆
关注了好多公众号,基本都不看
浪漫的时光
现在没有那么火了
一枝独秀
现在公众号太多了
 小沫つ
我现在比较关注养生的
迷失的眼泪
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love girl
现在活动的太少了,得多运动运动啊
旋风小子
现在公众号太多了
一道光
这么值钱吗
时光倒流
关注了好多都没看啊
2货很单纯
现在找工作也不好找啊
我还记得你
这么厉害啊
╰☆思念つ寄给了谁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那些曾经
现在用微信比较方便啊
哭得像个孩子っ
现在公众号都太多了
路飞
内容还是很关键的
向东走
资本主义寒冬啊
紫色花园
一切皆有可能
舍不得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要自己努力去做
东西南北中
很多东西都只是顺其自然
低調的濫情丶
现在网红们又都开始玩直播了
女神!女神?
不知道有一天微信会不会被淘汰啊
假如爱有来生
好多人都走上了网红的道路
高姿态
找工作确实不容易啊
[浅唱ing]
我们预料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
小精灵。。。
内容营销
泡泡糖
自媒体时代
、意相随
很多东西是你意想不到的
come on!
现在公众号真的太多了
優柔寡斷
好羡慕那些写东西很厉害的人啊
你的微笑
现在是网红的时代
じ、夙愿ら
让自己活得有价值
习惯就好
没有内容是不行的
只若初见
确实值钱啊
田园小妞
管理很关键啊
一生。一世
关注了好多公众号都没怎么看
陌生的街
太多了看不过来
无印良品
所有的商业模式都是依附内容而存在
沉思的脸庞
那得有多少粉丝啊
恨??
太值钱了吧
夜的钢琴曲
炒起来的吧
冬儿
很多都是靠炒作起来的
小舢板
存在很多的隐形价值
欧美范儿
关键看怎么操作了
灰色头像
现在很多都是依附内容存在
清风扬
还是需要新的模式
夏天
还是需要有新的东西出现
半份热度
新的时代
囚期亡良人
关注的内容太多了,看不过来了
一念之间
偶尔想起来看看
莫装~
关键看你怎么运作了
︵非绅士
资本运作
慢慢懂
城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出去
心碎谁懂
现在都当起了网红啊
小丑
行业需要重新洗牌
回忆的尘埃
不管什么行业,都需要坚持
离殇
人都是需要不断的学习,刷新自己的思想
秋天的落叶
很有行业都面临重新洗牌
不辨悲喜
好多东西都是需要炒作的
森浓不绿~~
公众号的很多内容还是很有用的
你是我的眼
有才做啥都赚钱啊
牛奶﹠巧克力
好多根本没时间看啊
哭得像个孩子っ
看谁营销做的好
发芽的土豆
现在都是靠炒作啊
優柔寡斷
现在已经是审美疲劳了
人生不相信眼泪
关键还是要有好的模式
柠檬水
金钱真的是万恶的
亲, 评论需要登陆哦~